禾丰之声

吴红:我与禾丰共成长

作者: 农大禾丰采购部 吴红 来源: 发布时间: 2020-10-16 09:28:10 浏览: 435 字体大小:大号 中号 小号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亲爱的同事们:

 大家好!

 我是来自农大禾丰采购部的吴红,很荣幸能与大家分享我在禾丰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。虽然我的故事没有太多的豪言壮志,却能代表大多数像我一样工作在平凡岗位上的禾丰人。

2006年我从沈阳农业大学毕业后就加盟了禾丰,至今已经有14年的时间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有幸见证了农大禾丰从一个陈旧落后的小厂,发展成一家专业生产禽料的大企业;从一个月销量只有一千吨的小公司,变成现在每月销量都超过一万吨的现代化工厂。而我和我的爱人王笛,作为一个“双禾”家庭,在这里完成了买房、结婚、生子等所有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。所以说,我和禾丰有太多故事,今天想借此机会分享给大家。

大学刚毕业时,我怀着美好的憧憬来到入职的第一家公司——农大禾丰。说实话,当陈旧、简陋的厂房和办公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特别失望,这一切与我梦寐以求的公司相差甚远,当时觉得在这里或许无法实现我的理想。但不久后我的思想就完全改变了,虽然这里硬件设施落后,但是每一位禾丰人都是那么的热情、友善。领导和同事们知道我大学刚刚毕业,在生活和工作上都给了我特别多的帮助,大家待我像家人一样。同时,他们又是那样的认真负责、高度敬业。我记得当时我们的杨晓厂长每天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,要把所有的厂房和设备巡视一遍才放心回家,每当看到他在路灯下远去的身影,我都不禁肃然起敬。我想,唯有高度的热爱,才能如此付出。就这样,我被这群有着同样理想和抱负的禾丰人感染着,并融入到这个大家庭。

很快,农大禾丰在姜轲东总监和杨晓厂长的带领下开拓市场,业绩迅猛增长,老工厂的生产能力已经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,集团决定给我们在辽中建设新厂。听到这个消息时公司上下都激动不已,我们终于拥有自己的新工厂啦!可是回到家,我就开始犯愁,那时候我结婚不到半年,刚在公司附近买了婚房,我家距离新工厂有100多公里,开车需要2个多小时,距离太远,搬到新工厂就没有办法天天回家,我只能住宿舍,或者换一份工作。可是,三年的时间已经让我深深热爱上了这里,我舍不得离开这里的领导和同事,更舍不得大家一起努力建设的新工厂。我的爱人王笛看出我的心思,他坚定地说:“媳妇,别愁,这都是小事,咱们把房子卖了不就行了嘛,禾丰搬,咱也搬!公司搬到哪,我们就把家安到哪!”短短的几句话,让我至今都无比感动,我要感谢我的爱人,感谢他能够理解我,感谢他为我付出的一切。毕竟我们那个时候经济水平一般,沈阳的房价也正是高歌猛进,按照我们当时的经济状况,想要再换个房子,压力巨大。我俩顾不了那么多,做完决定就马上行动起来,只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办完了所有卖房、买房的手续。随着新工厂的搬迁,我们也期待着自己的新家。

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我们在禾丰又走过了7年的光景。这七年间,禾丰在快速发展,我们也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和成长。稳定的生活也因家庭的和睦有着很多平淡的小幸福,这时候的我也晋级成为一个孩子妈妈。2015年年末,老公下班回来有点坐立不安,我问他怎么了?他一脸为难地说,区域领导有意让他去大连禾丰负责生产管理工作。说实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抗拒的,不想打破刚刚安稳下来的生活,大连虽然不算太远,但是至少也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一次,当时孩子才3岁多,整个家庭的重担都需要我一个人来扛,真心不希望他调走。后来老公劝我说,作为一名禾丰员工,应该服从公司的安排,是禾丰培养了他,公司哪里有需要,我们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冲上去。只有禾丰这个大家发展好了,我们的小家才会越来越好!同时,他也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地进步、提高,一方面不辜负公司的期望,另一方面也有责任让家人过上更幸福的生活。其实,作为一名禾丰员工,我特别能理解他的想法,如果换了我,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做出和他一样的决定。就这样,即便心里有万般的不舍,还是开始为他准备了所有出门的衣物和生活用品。王笛打趣道: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!”可是我偷偷转过身,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我俩是大学同学,恋爱结婚了10多年,还第一次分开这么久。

在他去大连工作的第一个年头里,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,真是很不适应,每次短暂的假期结束要返回工作岗位时,女儿都抱着爸爸的大腿使劲地哭,边哭边说:“不让爸爸走”;每次跟老公视频,孩子都对着屏幕大声地喊爸爸,问:“爸爸啥时候回来?”……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都会忍不住流眼泪,一边劝孩子,“爸爸很快就回家了”,一边告诉自己要坚强,不能在孩子面前哭。记得有一次,幼儿园老师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女儿发高烧,我急忙赶回家带着孩子去医院。当医生看完检查结果,告诉我需要住院时,所有的坚强在那一刻全部崩塌了,我杵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!缓过神来,我才想起给老公打电话,他说:“你先办住院,我忙完手头的活马上回去。”当时已经是晚上6点钟了,我抱着烧得滚烫的女儿站在医院走廊等待床位的时候是那样的无助。晚上10点左右,老公风尘仆仆地跑到医院,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,把这一年压在我一个人身上的情绪一股脑地宣泄出来。他抱着我和孩子说:“没事,别怕,我回来了!”女儿看到爸爸,也不那么紧张了。后来我才知道他从大连开回沈阳只用了3个小时。第二天他安顿好一切,又急匆匆地赶回大连工厂。转眼间,爱人王笛已经在大连禾丰工作了4年之久,他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公司领导的认可,成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。我们似乎也逐渐适应了两地生活。

这些年,在工作上我们俩总是互相鼓励、互相支持。有时候甚至比谁进步更快,工作更出色。在禾丰这个大平台上,我们都取得了快速的成长,担当了更为重要的角色。当然,这样一来我们对家和孩子的照顾就更少一些。幸好我的爸爸妈妈,给予了我们全力的支持!有他们在,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,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工作。记得在2017年,国家首次给饲料企业发放玉米补贴政策,如果能够成功申报验收,企业就可以获得40多万的补贴款。由于时间紧任务重,我在单位连续加班,七八天没回家。当工作结束回家时,女儿站在门口看到我,抱着我哇哇大哭,边哭边说:“妈妈爸爸都不回家,我想死你们啦!”当时的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,但是当我们顺利通过农业部玉米补贴验收时,我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这是我们的责任,更是我们的价值所在。

其实,我们都是平凡的禾丰人,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工作。我们只是众多“双禾”家庭的一份子,虽然我们聚少离多,但是我们无怨无悔!因为这里是我们梦想开启的地方,这里是我们成长的舞台,这里有家人般的温暖,更有志同道合的伙伴。在这里我们奉献青春,挥洒汗水,实现理想!我们爱禾丰,因为这里是我们另外一个家!


(本文根据吴红现场演讲整理)


上一篇: 没有了
下一篇: 惟楚有材,“佳和”为盛